•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 >>> 新聞頻道 >>> 房產新聞 >>> 詳細信息

    樓市政策能否遏制天價學區房

    信息來源:中新網發布時間:2016-03-10

    今年全國兩會,一些代表委員熱議“多校劃片”政策和“天價學區房”。在人民大會堂開放的“部長通道”,教育部部長袁貴仁甚至被媒體追問“買45萬一平方米的學區房值不值”。盡管“多校劃片”政策吹風強勁,但記者在北京一些地區暗訪發現,“天價學區房”熱潮難以降溫,名校學區房的價格依然一路高歌猛進,甚至演繹出總面積僅2平方米的天價學區房“荒誕劇”。

    2平方米過道竟成學區房

    “天價房”條件差到沒法住,有的甚至連房子都不是,這錢花在哪了?——學區。

    在北京市西城區,文華胡同里一間7平米的屋子不久前正是以45萬一平方米的價格成交,確切地說它只是院里的廚房,房內只有水龍頭和水槽,水管因破裂正不停漏水,院里另一間18平方米的屋子正以總價550萬待售。整個院子5間房皆是空置,無一人居住。

    “房子太簡陋,就是用來落戶上學的,別小看這個只有不到100平方米的三合院,總價2000多萬呢。”周邊一家房產中介的李姓工作人員告訴記者。

    相似的情況還發生在南門倉小區旁邊的一處36平方米的半地下室的房子,一半在地面上,一半在地面下,只有一側有窗戶,是中介眼里居住性最差的房源,但出價卻達到420萬元,均價還高于小區內的樓房,究其原因還是“能確保上著名的史家小學”。

    廚房和地下室還不算最奇葩的,有沒有聽說過2、3平方米的過道也能落戶上名校?是的,這些還都是“天價過道”。

    記者在一個房產中介網站上找到這個過道學區房的房源廣告,這個“奇葩”學區房位于西城區金融街附近,在一個四合院內,東西朝向,平房,18年房齡,總面積2平方米,總價26萬元。“這間學區房2014年底就賣出去,現在賣可不是這個價了。”中介說。

    中介給記者介紹了如今手頭在售的一處類似房源,地處前門,3平方米總價90萬。“只要有獨立產權證,就能上好學校,哪怕1平方米它都是學區房。”小李說。

    與銷售火熱形成對比的是在租賃市場上,這些房子卻遇冷:小面積的租不出,20平米左右的租金最多每月1000元,租售比已成畸形,這也就意味著房子本身的居住條件差或者泡沫極大。

    天價學區房“逆政策上漲”

    “多校劃片”是指一個小區對應多個小學初中,讓買了學區房的家庭也不確定到底能上哪個學校,旨在為學區房“降溫”。然而,兩會前的這股“政策風”卻成了不少地方學區房市場的“暖風”。

    根據文華胡同周邊幾家房產中介交易記錄的不完全統計,從去年底至今,文華、文昌胡同平房價格漲幅在20%左右,同樣對口實驗二小的高層樓房漲幅更大。“最多時一個月能交易20多套。”小李說。

    在東城區對口史家小學的南門倉小區,最近均價突破10萬,漲幅約30%。“兩年前,大概兩三個月的漲幅,現在10天半個月就能實現,幾乎是一百個人在搶一套房子。”房產中介工作人員小魏說。

    文華胡同里一位居民告訴記者,一般家長買這里的學區房都是提前一年左右,即便知道房價一直在漲,也因擔心入學政策調整而不敢提前太早購買,“寧可貴一點,也要確保能入學,反正用完以后再賣掉還是賺的。”

    一名實驗二小學生家長告訴記者,自從前三年孩子入學以來,胡同平房的價格就從10多萬元一平方米開始一路飆升到20萬,直至令人咂舌的30多萬。“原先以為每平方米10萬元是‘天價’,站在今天看,當時真便宜。”

    家住東城區的白領陸女士的孩子還沒進幼兒園,學區房卻成了全家糾結的大事。“現在買怕3年后政策有變,晚兩年買又怕價格漲得太高買不起。”

    事實上,類似的“逆政策上漲”已經不是第一次。2014年北京市教委就宣布:“進行單校劃片或多校劃片”。至今,一些區已不同程度地在小學或初中階段實施“多校劃片”,然而,文華胡同的平房交易均價也從當時的每平米10多萬元,漲至如今的每平方米30萬。

    不僅貴了,學區房還更多了。實驗二小的就近入學對口政策在2014年后發生改變,除了文華胡同、文昌胡同的平房外,附近6幢16層的高樓也穿上學區房的“金外衣”,價格也一路躥升。如今一套在售的57平方米的房售價已達950萬,兩年不到漲了約3倍。

    一些代表委員和教育界人士說,在一些施行“多校劃片”的地方,名校事實上還是在“單校劃片”,使得這些學區房更為金貴;此外,隨著生育高峰到來,學校擴招,名校對應的學區房也會更多。記者了解到,包括上述提及的學校在內的大量名校,仍然采取“單校劃片”政策。

    要打“退燒針” 更要找準“病灶”

    “多校劃片”的制度設計初衷之一,就是要給不斷高企的學區房價“降溫”,效果究竟怎樣,眾說紛紜。

    全國人大代表賀優琳認為,學校乃至全社會對學校教育的理念都應改變,有些名校確實升學率高,因此,實現教育均衡化發展,底部學校是需要提升升學率,同時更需要全方位地人才培養能力的建設,名校也應該有一定的擔當,比如在教學資源、教師、干部等方面要有流通起來的責任意識,一定要形成均衡教育、萬馬奔騰的局面。

    打個比方,“多校劃片”相當于是給學區房熱打一劑退燒針,但長期還是要堅持服藥,強身健體,也就是要促進義務教育均衡發展。“如今退燒針效果并不好,是因為沒有指向矛盾最突出的區域和學校。”

    一些代表委員說,如今全部落實“多校劃片”存有難度,學校特色、生源、辦學軌跡將被全部打亂,更可能出現“名校不名”。況且即便落實了,群眾也會從原先“選學校”變成了“選學區”,打掉了一批學區房,但催生了更多的“準學區房”,所以必須抬高底部,而不是一味考慮分配頂部。

    全國人大代表潘成英說,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促進教育公平,“天價學區房”的存在不符合教育公平。

    全國政協委員、四川省教育廳副廳長王康認為,應多措并舉,通過集團化辦學、遠程教育等更多的方式來獲取優質教育資源,同時家長將孩子成才寄希望于名校一條路的觀念也需要改變。

    博盈国际